九五免费小说www.x95mf.com

字:
关灯 护眼
九五免费小说 > 三国:关家逆子,龙佑荆襄 > 第五七零章 干了,翻过这座山头——

第五七零章 干了,翻过这座山头—— (第1/2页)

九五免费小说 www.x95mf.com,最快更新三国:关家逆子,龙佑荆襄!

夏侯渊向外走出房间时候,贾诩不忘大声嘱咐,“夏侯将军,昔日元让(夏侯惇)将军便是在这黄忠手中吃了大亏,千万不可麻痹大意啊!”

对于贾诩的嘱咐,夏侯渊只是脚步微停,以此示意他听到了,然后就迈起步子出了房间。

屋外,夏侯渊的长子夏侯衡、次子夏侯霸迎面走来。

夏侯霸看到了父亲,迫不及待的说道,“爹,听说这次来进犯汉中的还有那黑脸鬼张飞,当年我那从妹就是被他掳去…这次无论如何,也得狠狠的教训下他!”

“是啊!”夏侯衡也感慨一声,“当初娟儿妹子被掳走,迫于无奈,还为那黑脸鬼生下了一子一女,此为我夏侯家莫大的耻辱,当初三巴战场让他侥幸得胜,这次…无论如何,不能放过他!最好生擒了他,用他换回大妹子!”

夏侯渊听到夏侯涓的名字,原本平静的脸色不由得激荡起几许波澜。

他“唉”的一声长叹,然后说道,“民间总说‘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,’今时今日的涓儿…怕已经不再是你们的从妹了…不过,你们说的对,这份掳女之仇,不可能揭过去,咱们夏侯家一门也该好好的给他算算了!”

说到最后,特别是“掳女之仇”这四个字时,夏侯渊面色一改,变得咬牙切齿起来。

俨然…

尽管嘴上不说,可夏侯渊是思念这个女儿的,也正因为爱之深,恨之切,他对让他们父女离散的张飞自是恨得牙痒痒!

贾诩在房中听到这一番对话,不由得也迈步出门,提醒道:“妙才将军切勿动怒,将军与那张飞的仇恨是私仇,可今日将军要做的是国仇…是魏与假汉在西线战场决战中的首战…再说了,这一仗的对手是黄忠,并非那张飞,夏侯将军切记冷静,凡事三思而行,此战…只可成功,不可失败!”

听到这儿…

也不知道是“国仇”是“决战”这样的辞藻刺激到夏侯渊,还是养女夏侯涓被掳走这件事儿激起了他的愤怒。

夏侯渊这个尚义奇男子,他那俊郎的面颊突然变得凶神恶煞。

“哈哈…”

伴随着一声讥讽似的大笑,他大手颇为豪迈的一扬,“若真是那黑脸鬼,或是马超马孟起,因为三巴、梓潼之威,本将军或许还会生出几分忌惮,可黄忠?哈哈哈哈…他都快七十了吧?俗话说‘人老无能,神老无灵!’我夏侯渊怕天、怕地、怕神明,却还不至于把一个半只脚迈入棺材的老叟放在眼里!纵是本将军让他一百里?他也翻不过那米仓山!”

说到这儿,夏侯渊展现出霸道的一面,他直接吩咐,“衡儿!霸儿!”

“末将在!”夏侯衡、夏侯霸当即拱手。

“着令你俩即刻点八千精锐随我翻越米仓山,在那汉水之侧设伏,将这黄忠与蜀军先锋队伍一网打尽!”

随着夏侯渊的吩咐,夏侯衡、夏侯霸再度拱手,“末将领命——”

不是“孩儿领命”,而是“末将领命”。

人言,魏军中军纪严明,可夏侯渊这支神速军团中,更是军纪严明!若非如此,在古代急行军的长河历史中,三日五百、六日一千谈何容易?

只是…

听着夏侯渊的话,贾诩不由得又生出些许不祥预感。

八千精兵!

没错,是那八千精兵!

心念于此,贾诩连忙道:“将军,如今我们与蜀军比拼的是速度,是谁先翻过那米仓山,轻装简行…是为提速的关键,精简兵卒亦为关键之一,八千精卒…恕我直言,在山峦中调度起来并不容易,聚拢在一起也容易暴露行迹,不如…削减为三千,如此速度更是迅捷如风,更无虞暴漏的风险!妙才将军以为如何?”

贾诩提出了颇有建设性的经验。

他出身关中,先后在董卓、张杨、张绣、曹操手下做幕僚,其中就不乏驻守宛城这样的山地城池…

对山地作战是有一定经验的。

但…俨然,夏侯渊不这么想。

他大手一摆,“文和多虑了!哈哈哈哈…我们的对手,不是那平定三巴的张飞,也不是下辨立功的马超,更不是七进七出的常山赵子龙,黄忠?哈哈哈…这老家伙,纵是他曾经威震荆南又如何?如今他老了,等他翻过米仓山?呵呵…本将军早已率军收回三巴、平了蜀中!”

“哈哈哈…文和,你就安心在家待着吧!等我将这黄忠的脑袋劈落,咱们一道向我大哥上书请功!”

说到这儿,夏侯渊不再理睬贾诩,接着吩咐,“传我军令,此次急行,所有军辎悉数清点,出征将士小心看护,随身行囊辎重,勿要折损——”

随着夏侯渊这最后一句话…不,准确的是,是最后一番嘱咐的吟出…

整個阳平关一下子忙碌了起来。

点兵的点兵,清点物资的清点物资…一派繁忙却又井然有序的模样。

唯独贾诩,随着夏侯渊的走远,他“呼…”的一声长长的吁出口气,像是陷入了某种遐想…不过很快,他就想通了,再睁开眼睛时,口中喃喃吟道。

“也好,这样也好——”

米仓山脚下,黄忠的三千急行军已经赶到了这里。

这之前的行军,有陆路,有水路,即便是山道,也有迹可循…容易通过…当然,即便如此,十五日的路程,愣是让黄忠在五日内完成!

一个个兵士…已经有些累成狗的模样!

不过…

从眼前的米仓山起,累…已经无济于事!因为此间再无山道,再无行迹可循,一切…都要靠自己摸索、攀援。

速度…意料之中的,会降下来不少。

“将军?这是作甚?”

一群五斗米教的弟子,本是监视黄忠一行,将这边的情报飞鸽报于汉中…

可现在,他们却是以“俘虏”的身份被押解到黄忠的面前。

事实上,这些五斗米教的探马很容易就被发现了。

因为黄忠跑的太快了,手下的兵勇又多是荆南弟兄,荆南多山,当年讨伐叛逆…没少在山峦中急行!

可谓是脚步如风,经验丰富…

反观这些五斗米教的弟子本不是军士,哪里受到过这等山中急行的训练。

还没把情报送出去,就已经被黄忠给拖垮,略施小计…轻而易举的就将他们生擒!

反观黄忠,原本还在望向那巍峨、险峻的米仓山,直到这俘虏发出这道声音…他的眼瞳才缓缓的从浩瀚群山中压低。

他没有急着说话,而是眯着眼,打量着眼前的这一干五斗米教的道人俘虏。

莫名的被人打量,这些俘虏的眼瞳中露出惶恐与担忧,其中一人鼓起勇气问道:“将军…你…你押解我们来这儿作甚?”

“你们全部都被征用了——”黄忠眯着眼,一句话侃侃脱口。

“啊…”

这些俘虏一惊,随即…你看看我,我看看伱,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模样。

“听说你们都是住在紫阳县的,主公生怕你们被俘…殃及家小,就顺路把紫阳县给攻下来了…”

这…

这下,这些俘虏懂了,敢情…眼前的这位老将军是拿他们紫阳县的家小要挟他们。

可…

一时间,这些道人再度彼此互视,可一个个眼神迷茫,像是慌了,像是都变成了没头苍蝇,不知道该往哪撞。

说起来…如果从后世的地图来研判,米仓山是在陕西、甘肃、四川的边境,西接摩天岭,东接大巴山。

米仓山又是汉江、嘉陵江的分水岭…

广义上说,他与定军山一样,都是巴山山脉的一段,但狭义上讲,就是紫阳县将大巴山与米仓山一分为二,以西称米仓山,以东为狭义的大巴山!

故而,这些来自紫阳县的俘虏,他们极有可能是熟悉米仓山地形,能作为向导的。

“带我们翻过这米仓山!”黄忠又一次提出了他的要求。

只是,这一次语气更重?

“翻过去干啥?”一个道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竟问出这么一句。

“翻过去以后,自然是夺下定军山,然后攻下汉中,打垮逆魏…”黄忠也不隐瞒,如实说。

这…

俨然,这话有些吓到这些俘虏了。

他们一个个直摇头。

“给他们!”黄忠一挥手,副将严颜连忙吩咐兵士们将一封封信笺,还有信物拿了出来,呈送于这些俘虏的面前。

这些俘虏先是好奇,然后仔细看过才知道,这竟是一封封家书。

原来,紫阳县真的被打下来了,是刘备与法正的后军打下来的。

不止是紫阳县…凡是刘备从米仓道…途径所有城县,刘备都打下来了,还会施恩于百姓,然后…法正便顺理成章的问过此间的百姓,有没有家人在魏当兵?若是有便写下一封家书。

这是《云别传》中刘备大军冒险过米仓山时使用的方法…

无疑,法正极好的践行与宛城,他告诉紫阳县中的百姓,若是有机会能见到他们在逆魏军中的家人,便把这一封封家书交给他们,让他们安心,也劝他们别打仗了,回家!眼瞅着就过年了!回家团圆!

果然…这些信笺产生了应有的效果——

在得知黄忠俘虏的细作名单时,法正第一时间便派人将这些对应的书信给送来…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